八年抗战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的苦难,日军长期侵占东北三省,犯下卢沟桥事变、南京大屠杀这样惨绝人寰的暴行。

一千多万中国军民百姓牺牲,我国蒙受的直接经济损失,则高达500亿美元。



在每一位中国人心中,这些数字的意义早已超出其本身,而是我们亲人同胞的灵魂。

所以当1945年二战结束,日本法西斯无条件投降的时候。

中国作为战胜国和主战场,理应像历史上的西方列强那样,对日本提出等额甚至高出数倍的赔偿。

但我们最敬爱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毛主席和周总理。

却在1972年日本访华之际,对外宣布放弃1200亿美元的赔偿,一度让广大老百姓难以理解。



那么伟人这么做,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中国近代史走过了一条浸透了血泪的漫漫长路,被西方的坚船利炮轰开国门以后。

清政府的软弱无能让老百姓陷入水深火热,把曾经的“天朝上国”变成一片焦土人间炼狱。

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峥嵘岁月里。

中华儿女的鲜血染红了每一寸黄土地,战争阴云笼罩在华夏大地上久久挥之不去。



在所有的侵略者当中,给中国造成伤害最大、中国老百姓仇恨最深的,非我们的邻国日本莫属。

1931年,中国共产党立足未稳,面对国民党残忍的追捕迫害。

广大马克思主义者一直在夹缝中求生存,为新中国保留希望的火种。

值此社会动荡之际,日本法西斯主义的野心私欲急剧膨胀,他们趁虚而入入侵我国领土。

在东北三省建立伪满洲国,并不断将魔爪往中原腹地继续延伸。



甚至大言不惭地叫嚣,要在三个月之内占领整个中国。

1937年“七七事变”在北平爆发,中国军民已经到了必须奋起抗争的最后关头。

为了保家卫国、为了民族大义,共产党主动与国民党讲和,双方搁置矛盾一致对外。

成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在日本侵略者先进的军事武器面前,国民党军一点便宜也吃不到。



不要提一穷二白的工农红军了。

所以在抗战初期,败报接二连三地传来,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等重要城市相继沦陷。

华夏民族世代生存的家园,一天天逐渐变得千疮百孔。

当时执政的国民党把南京定为国都,日本人攻入南京城后。

为了展示自己的淫威,开始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屠城运动。



他们把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当作玩具,举行骇人听闻的“杀人竞赛”,奸淫妇女、枪挑婴儿。

拿男性做人体实验,老幼妇孺一个也不放过,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

就有超过30万市民遇难,堪称震惊全球的世纪惨案。

类似这样的集体屠杀,放眼全国还有很多例子,比如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

日军就在东北疯狂捕杀中国军民,在长春活埋300多名中国战俘。



在抚顺进行屠村清洗,一口气屠杀了3000多村民。

在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眼里,中国人的性命一文不值,只是满足他们狼子野心的祭祀品而已。

1941年7月,日军华北司令员冈村宁次,在我党抗日根据地推行恐怖的“三光”政策。

指挥日本士兵“烧光、抢光、杀光”,对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

此后数年,仅晋绥区、晋冀鲁豫等七处中原抗日根据地上。



就有318万红军战士和普通民众,牺牲在日军的屠刀之下。

此外,对于东北华北盛产的矿产、粮食、木材等自然资源。

日本人也开展了贪得无厌的经济掠夺,还美其名曰是发展中日之间的经济贸易。

他们先是以几乎白给的价格收购,然后明目张胆地运回日本。

造出来的武器养出来的兵再反过来打咱们, “以战养战” 的算盘珠子打得啪啪响。



仅1940年一年,我国华中地区被日本掠走的资源就包括:十亿升大米、6.4亿吨煤炭、4.9亿吨铜矿、7亿方木材以及2亿吨稀土。

到后来,日本图省事干脆省去了这些步骤。

开始直接控制中国境内的经济流通、垄断工农商贸易的资本输入,俨然把中国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家。

比如我国盛产的砂糖,当时在日本国内销量很好。

于是他们就近把砂糖厂建在了台湾,提炼出的砂糖全部运回日本;



成立伪满洲国以后,逐步控制了本溪的铁矿、抚顺的煤矿。

据说他们还一直大费周章地到处挖坑挖井,目的就是寻找石油。

因为日本国土面积太小,石油资源极为贫乏,但是想维持战争机器的运转,每一天都离不开石油。

一开始还可以从美国手里买,后来美国不卖给他了,他们就挖空心思在中国找。

日本地质学家拿着探测仪,十分肯定东北地下藏有大量石油储备。



好在直到日本战败,他们都没有发现大庆油田。

不然日本侵略者必然如虎添翼,到时候中国的损失会更加难以估量。

全面侵华以后,日本独揽经济霸权,用武力控制中国海关,断绝我国对外的经济往来。

把种类数以百计的生产生活用品,不断走私到日本去。

包括糖、烟、纸以及各种棉纺织品。



他们抢夺了国库中大量的黄金,以及工厂中无数的机械设备。

在民间滥制滥发伪钞,把本就饱受战乱之苦的中国经济搅得一塌糊涂。

更令人愤恨的是,日军还把他们民族特有的“慰安妇”文化带到了中国。

“慰安妇” 是日本发起的一种泯灭人性、臭名昭著的女性组织。

就是在整个二战期间,搜寻国内一批年轻有姿色的女子,送到前线去供将士们发泄兽欲。



一开始还只局限于他们自己国家的女人,后来仗打到中国。

中国广大妇女也就成了他们新的目标。

据统计,八年抗战期间,至少有20万中国女性遭到日军凌辱。

其中成功解救出来的可以说凤毛麟角,这也是日本人留给中华民族一道抹不掉的伤疤。

旷日持久的侵略战争,让日本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劳动力缺口。



成年未成年的男丁,基本上都被抓上了战场。

于是他们就把大量中国俘虏送到日本做苦力,以维持经济的正常运转。

在他们眼中,中国劳工的地位还不如牲口,可以随意贩卖、打骂,进行各种非人的折磨。

而且在漂洋过海的运输途中,其中不少人还未落地,就已经活活冻饿而死。

至今,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日本强掳中国赴日劳工档案》。



查询到34282名中国劳工的名字,但登记在册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更多没有留下名字的中国人民,就这样永远地葬身于异国他乡。

日本法西斯主义在侵华期间犯下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天理不容。

但守得云开见月明,天理昭昭终有轮回的那一天。

1945年,在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团结一致的抗争之下,欧洲战场率先传来捷报,二战的始作俑者、法西斯头目希特勒自杀。



日军自知末日已到,选择鱼死网破放手一搏,冒险奇袭太平洋上的珍珠港美军基地。

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把隔岸观火的美国也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加速了帝国的灭亡。

随着两颗原子弹在广岛上空降落,日本人再也无戏可唱。

于8月15日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天皇通过广播发表全国讲话,宣布无条件投降。

战争结束,自然涉及到经济赔偿的问题,经国际社会评估。



日本须向中国支付两笔赔款,“国于国损失”是1200亿美元,“国于民赔偿”是1800亿美元。

消息一出,蒋介石在台湾抢先表态,说台湾方面愿意放弃向日本索要战争赔偿。

以在国际上树立一个“以德报怨”的光辉形象。

进而争取东南亚国家的支持,巩固国民党所谓的“正统”地位。

但是1960年底,周总理会见中国代表的时候,依然强调保留对日索赔的权利。



所以在那段时间,日本跟台湾一直走得比较近。

但是大陆毕竟是中国的主体,日本当然明白如今坐江山的是谁。

所以也不敢把周总理的话当耳旁风。

70年代初,台湾发生“周鸿庆事件”,台日关系逐步恶化。

恰逢美国在冷战争霸中陷于劣势。



于是在1971年越过日本,率先与中国建交。

作为美国战后扶持起来的“干儿子”,日本一向紧随美国爸爸的步调,仅仅隔了一年。

也派出外交大臣跑来中国,寻求恢复两国关系正常化。

谈判过程中,二战赔偿问题自然成为了焦点。

毛主席经过深思熟虑,表示中国愿意放弃“国于国”的1200亿战争赔款。



至于“国于民”的1800亿,则依然保留追究的权利。

在侵华战争中,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每一位中华儿女都恨不得、对他们食肉寝皮、掘坟鞭尸。

为何毛主席和周总理,却公开承诺放弃战争赔偿呢?

其实这背后暗藏深意。



1972年9月25日,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为首的230人代表团,带着大量的陪同官员和翻译记者,来到北京进行接洽。

由于日本对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太深,毛主席并没有直接接见他们。

而是由周总理出面,向田中角荣提出恢复双边关系的三大原则。

其一,日本此后不再敌视中国;

其二,日本承认“一个中国”原则;



其三,日本不阻挠恢复两国正常关系。

以上三点,是两国正式建交的基础和前提。

除此以外,在中日签署的联合声明中,日方还必须对历史错误作出忏悔和反省。

但是在当天会谈的时候,田中角荣的翻译耍了个滑头。

把带给中国人民的“灾难”,用“添麻烦”一词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博学的周总理通晓五门外语,一听就看破其中玄机。

严厉打断了日方代表的发言,义正辞严地说: “日本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可逆转的永久性灾难,您却用‘添麻烦’一词来概括。

如果这就是日方对过去罪行的认错态度,中国人民是绝对无法接受的,您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来中国跑一趟。”

面对周总理的强硬态度,田中角荣自知诡计败露。

只能乖乖地在联合声明中,按照我国的要求,白纸黑字地表达了深刻的反省。



谈判出了结果,毛主席才同意跟田中角荣见面,安排在中南海的会议大厅。

见到毛主席,田中角荣一脸殷勤地伸手致意。

毛主席也大度一笑,问道: “田中先生,跟我们家总理吵完了吗?”, 让田中角荣羞愧不已。

第二天,两国公开发表联合声明,一共包含五个大项的内容。

其中第四项里明确写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弃对日本国的赔偿要求。”



声明一登报,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不少民众都表示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本该属于我们的赔偿,为什么要主动放弃呢?

伟大领袖毛主席高瞻远瞩胸怀全局,他并没有把目光局限于中日两国的仇恨。

而是放眼全球冷战格局,立足于中华民族的战后恢复和长久发展。

当时中苏关系急剧恶化,东南亚局势极不稳定。



刚刚成立的新中国好不容易从战争中一路走来,再也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当前的首要任务不是复仇,不是揪着日本人的脖子,高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而是在最短时间内,把国民经济发展起来。只有我们自身强大了。

才能有更多讨价还价的资本,才能在世界民族之林屹立不倒。

在全球化背景下,想要发展经济,就必须捐弃前嫌,发展更多的经济贸易伙伴。



由于苏联撤资,中国各行各业都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于是我们就向日本提出了贷款的要求。

从1978年到1988年,日本总计向我国交付了千万亿日元。

数额大、利息低、周期长,急需恢复经济的新中国利用这笔资金,最终成功渡过难关。

日本侵略者曾经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国耻家仇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也是无法用金钱来偿还的。



放弃“千亿”赔偿,却换来此后半个世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

不论怎么看,都是一笔一本万利的买卖。

如今的中国早已今非昔比,中华民族的崛起、已成不可逆转的时代洪流。

回顾那段峥嵘岁月,不得不佩服两位伟人的格局和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