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农历“三月初三”之后,流行于江浙沪的一带的乌黑油亮的饭就开始上场了,这种用乌饭树叶做成的乌米饭,年年到来,从不缺场。

乌饭树也叫南烛,古称染菽,属杜鹃花科常绿灌木,多分布于中国南方地区,每年农历三月初三,人们用其叶蒸饭食用、饭显黑色而得名,它既是一种观赏类植物,也是中草药,中国的多部古代医典中都有关于南烛的记载。

唐代陈藏器所著的《本草拾遗》中首次指出:“南烛枝叶,味苦平,无毒,止泄除睡,坚筋益气力,久服轻身长年,令人不饥,变白去老”。在宋《开宝本草》中,对乌饭制作有同《本草拾遗》相似的描述,并强调其具有“坚筋骨,能行”等强力健体的作用。

吃乌饭用的叶子很有讲究,也只有春天出的叶子才能取汁做饭,太老或太嫩都不行,古时候的道士为了养生发明了一种青精饭,用的就是这个乌树饭的叶子,他们选中这个叶子也中看中了它“久服轻身长年,令人不饥,变白去老”。另外用乌饭树做成的青精饭是经过反复加工做成的,所以它特别适合当作干粮在长途远行时出门携带。

给青精饭加持过的名人就有杜甫,他曾写过一首诗:“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这也说明了今天的乌米饭其实还是有很深的渊源的。

除了江浙沪一带之外,贵州广西福建也有用乌饭树汁加糯米饭做成乌米饭的食俗,畲族有一个传统节日也和乌米饭有关,每年农历三月初三举行,其主要活动是去野外“踏青”,吃乌米饭,以缅怀祖先,亦称“乌饭节”。

做乌米饭没有什么复杂之处,将乌饭树的叶子汁取好就成功了一大半了。今天我在菜场买了一点乌饭树的叶子,请教了几个老余杭的阿姨,在她们的教授下,将乌米饭成功的前奏,如何取乌饭树树叶的汁这个工作完成了。

网上查了很多,要么是用水煮,要么要用到石臼捣烂,还有更方便的就是直接用料理机来打碎树叶取汁,余杭老阿姨教授的方法很传统,

买来的新鲜乌饭树叶择去老梗和老叶,留嫩叶;



将叶子挑选完毕之后就用水冲洗一下乌饭树叶;



在盆里放一点水,然后开始揉搓叶子,网上说要戴手套啊,不然手都会被染色的,但余杭区的老阿姨说不用,直接上手揉搓叶子;

相比较用水煮或是用料理机,用手揉搓的方法更能激发乌树饭的香气,揉过之后你就能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当然,手的确也是被染上颜色了。

揉搓后之后找一块纱布将揉搓好的叶子包裹好,挤出汁水就好了;







取好的汁可以用玻璃杯装起来放在冰箱里冷藏,想用的时候就拿出来,可以用它搭配糯米或糯米粉来做成可口的小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