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作亲子鉴定已经不算新鲜事了,但给牛作亲子鉴定却不常见。近日,福建省闽清县人民法院白樟人民法庭在审理一起返还原物纠纷案件中,应双方当事人的申请,给牛作了亲子鉴定,以判断被诉争的牛到底属于谁。这头牛的价值不超过1万元,但司法鉴定费却高达1万元。在这起案件中,双方当事人为何同意支付如此高昂的鉴定费辨明是非?为什么给牛作亲子鉴定会如此昂贵?如果双方当事人不愿意承担鉴定费用,法官是否能用其他方式解决纠纷呢?


1

一头黑牛两家争

今年1月,白樟人民法庭受理了一起原物返还的起诉,原告林大(化名)称,他的牛被同村的陈志(化名)盗取,要求陈志还牛。白樟人民法庭法官、该案承办人任建军向双方当事人了解情况时发现,这两人不仅为了这头牛吵过架,甚至还报过警,矛盾异常突出。

“我的牛丢了不止一头。我确定这头牛就是我的,而且我还怀疑以前丢的牛也是他偷走的。”原告林大对法官说。任建军了解到,林大是当地的养牛专业户,他专门在闽清县云龙乡际下村的山头围出了一片区域放牧。林大说,今年1月以来他家的牛时常走丢,他早就怀疑自己的牛群被贼惦记上了。1月9日,林大再次发现自己家一头3岁的黑色公牛不见了。经同村人的提醒,他在陈志家的牛圈里看到一头黑色的牛,外貌酷似自己丢失的牛。“我听说陈志以前也养牛,最近不养了。他家牛圈里的牛卖的卖、杀的杀。听邻居们说,他家每次杀了牛或卖了牛,牛圈就空了,但过两天圈里又出现一头牛。而且偏偏这圈里剩下的黑色公牛和我丢的牛长得一模一样,能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原告林大的说法令陈志十分委屈和窝火,“我家的牛先前放养在别处,要杀或者要卖时才拉回来存在圈里,这头牛肯定是我家的。”陈志说,这是他家最后一头牛,本想在过年时杀掉给自己家备一点新鲜牛肉,还打算卖一部分牛肉赚点钱补贴过年的开销。没想到林大在过年前突然冲进他家,指责他是偷牛贼。“他连续两天跑到我家要我还牛,太欺负人了。”陈志说。

据了解,林大为了讨回公牛还向当地派出所报警,称陈志偷牛,派出所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刑事立案。为了解决问题,派出所还曾经试图对此案进行调解,但陈志拒绝接听电话,双方的矛盾没有得到化解。

2

亲子鉴定明事实

白樟人民法庭受理此案后,任建军走访了林大放牧的现场,发现这个山头附近没有摄像头而且人迹罕至,他走访多次也没有找到目击丢牛现场的村民。从现有证据看,想要复盘林大丢牛的过程是不可能了。

林大还养着一头母牛,就是所丢公牛的母亲。这头黑色的母牛和陈志牛圈里的公牛外貌差不多,都是通体黑色的黄牛。虽然任建军不能通过肉眼来判断牛之间的亲子关系,但这头母牛让案件有了查明真相的条件。

根据双方当事人描述,林大丢的公牛是他家的黑色母牛2021年所生,而陈志说圈中的公牛是他家以前养的母牛所生,该母牛于2022年被卖掉。从两家购买牛和出售牛的时间上看,陈志卖掉的母牛不可能是林大家的母牛。“经过一番商议,两家都同意给牛作亲子鉴定。如果陈志圈中的公牛和林大家的母牛没有亲子关系,那陈志就摆脱了偷牛的嫌疑。”任建军介绍。

然而给牛作亲子鉴定面临着昂贵的鉴定费用。“给牛作亲子鉴定要收费1万元?这头牛也就值1万元。”双方一听到鉴定价格都惊叹了起来,然而不作鉴定难以查明事实。双方当事人虽然对鉴定价格颇为惊讶,但还是强烈要求对牛进行亲子鉴定。“林大认为只要鉴定出两头牛有亲子关系,他就有了控告对方偷牛的初步证据,说不定还能找回之前的牛;陈志认为鉴定结果能还他清白,所以双方态度都很坚决。”任建军介绍。

据介绍,司法鉴定要在《国家司法鉴定人和司法鉴定机构名册》中选择鉴定机构。选择司法鉴定机构的方式有三种:第一,双方当事人通过协商确定一家鉴定机构;第二,双方当事人对选择哪家鉴定机构未达成一致的,可通过摇号随机确定;第三,法院依据法律规定指定鉴定机构。在此案中,法庭通过摇号随机确定了一家司法鉴定机构。

为确保鉴定结果的公平公正,今年3月21日,任建军组织司法所工作人员、双方当事人随同鉴定人员一同前往现场见证采样。鉴定人员对林大家的母牛、案件争议的黑色公牛分别提取了血液、毛发以及口腔黏膜作为备用样本,并由在场人员签字确认。司法鉴定结果显示,排除黑色公牛和母牛之间的生物学亲子关系。面对事实,林大无可辩驳,最终申请撤诉,并支付了1万元的鉴定费用。


3

给牛作亲子鉴定为何那么贵?

在此案中承担司法鉴定任务的是福建正德信司法鉴定所。该所司法鉴定人林勇告诉记者,根据遗传学原理和遗传规律,子代基因型中的等位基因一半来自母体,另一半来自父体。一般给牛作亲子鉴定,如果3个基因座不符合遗传规律,就能直接排除两头牛之间有亲子关系。在此案中,该所给黑色公牛和黑色母牛测了19个基因座,发现有8个基因座不符合遗传规律。通俗地说,母牛在8个基因座无法提供给黑色公牛必需的等位基因,因此可以完全排除它们之间的亲子关系。

给牛作亲子鉴定为何这么贵?“给牲畜作亲子鉴定价格昂贵并不是因为鉴定机构要赚取暴利,而是鉴定成本难以降低。”林勇表示,以牛为例,一盒试剂的价格1万多元,虽然理论上可以用于给100头牛作亲子关系鉴定,然而实践中当事人一年内为大批牲畜申请作亲子鉴定的概率几乎为零。“在此案中,我们所给这两头牛做了亲子鉴定,每头牛采集了3种样本。然而,我们所一年内大概率不会再有黄牛作亲子鉴定。也就是说这盒试剂基本上是为这两头牛购买的。我们本次鉴定收取1万元算‘赔本赚吆喝’。”林勇介绍,每一种牛所用的鉴定试剂都不同,黄牛有黄牛的试剂,牦牛有牦牛的试剂。这些试剂的保质期大多为一年,如果在一年之内没有用上,这些试剂就面临作废。以上种种原因导致此项鉴定的价格偏高。


4

确定牲畜权属争议还有啥办法?

任建军介绍,在司法实践中,对牲畜的权属有争议的双方当事人大都难以接受司法鉴定的价格。法官只能依靠当事人的陈述、双方提供的证据以及走访调查的结果来判断牲畜的归属。比如,让双方当事人“背靠背”描述自家牛的年龄、主要特征、生活习惯等。如果双方描述有不同,就能识别出争议的牛到底是谁的。“我们曾经让双方当事人分别陈述牛的年龄,一方说3岁,一方说5岁。然后我们邀请相关人士来判断双方诉争的牛到底几岁,谁说对了牛就是谁的。”任建军介绍。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21年以来,在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云南省新平县、江西省上饶市等地都发生过有关牛的权属争议。有的案件中,因两头牛确实有特征差异,经过派出所或法院的工作,最终判定了牛的归属;有的案件中,派出所或法院只能依靠鉴定来判断事实真相。比如,大庆市红岗区有两家养殖户因为一头牛的权属发生争议而对簿公堂。最终,因为一方当事人保存了这头牛小时候的视频,能从视频中明显看出牛脸上有一处红点,该处特征在牛长大后依然存在,而且非常具有识别度,最终查明了真相。

“查明事实有时需要成本。养殖户在放牧的过程当中,要把自家的牲畜作好身份标识或者留存照片、录像,以便发生纠纷时能够更好地进行维权,减少维权成本。”任建军提醒。

作者: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李婧

原标题:这头黑牛到底是谁的?——养殖户出资万元给牛作亲子鉴定确定归属

来源:农民日报

监制:侯馨远 编辑:李忆宁